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微笑的深海鱼

我是一只鱼,一只在深海里...微笑的鱼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她杀了我们的孩子[摘抄]  

2005-06-13 14:01:35|  分类: 心情记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)

 

小蔓说在她出生的那天母亲就死了。爸爸说母亲早该死了。小蔓很小就对母亲这个词概念不清,不知道自己和死去的妈妈有什么联系。在18岁那年,父亲正式把小蔓赶了出去。父亲说她长得太像一个人,和那死去的女人一样地妖艳,一样地风骚,一样地揪着他的心。

小蔓说这些时表情很漠然,我喝着咖啡静静地听,静静地看着她嘴中的烟圈缓缓吐出来,凝结在酒吧的上空。

那天是我和小蔓的最后一次谈判,咖啡壶放在小蔓的面前,像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坟墓。西班牙风格的地窖式走廊,墙上贴着费里尼的电影海报。

这是我爱来的一个酒馆,但是,这次她说完时我就决定起身离开。

因为我不感兴趣,对于这个已经说了成千上万次的故事,我早已经失去了耐心。小蔓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拦住了我的去路,浮魅的、诡异的眼神,好象想告诉我什么。

“小蔓,我们的一切早该结束了!或许你是对的。但是我们永远不能用你母亲的死来捍卫我们的感情。我爱你,但是我无法再拿出勇气继续和你生活下去。我要的是个健全的家,有孩子的家……

我甩手而去,留下了小蔓独自一人。离去的时候,我看见她的纤肩在使劲地抽动。

 

()

 

不知道那一夜她是怎么度过的,我则去了另一个酒吧买醉。

在酒吧里我结识了一个放浪的女孩,我们大声地笑,大口地拼酒。但当我们搂抱着走到家门口时,突然听到远远的地方飘来一首歌,我就开始失声痛哭。

记得在很多个夏天,我和小蔓总是在黑暗中互相抱着、亲吻着,一句话也不说。

有一晚,我们光着足踝走去阳台,洁白的月光洒在我们的身上,我抱着小蔓凭栏而立,微风轻拂,宛如桃宴,那一刻我感觉非常幸福。

当时就飘来一首歌,很悠扬的歌声,浪漫而飘渺,像天籁深处传来的最优美的声音。

小蔓深情地告诉我说,那首歌叫做《夏天的风》。

昨昔如梦。我低声对酒吧女子道歉,匆匆地逃回家中,将自己扔在浴缸里,第一次感到浴缸的水是这样的咸,真的很咸,咸得就像眼泪。

回忆起与小蔓的点点滴滴,恍若隔世。记得小蔓第一次向我提到她母亲时,我热泪盈眶,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,发誓要一辈子对她好,要永远爱她。哪怕是世界末日,只要我拥她入怀感受着她身体里温软的气息,我就丝毫无惧。

但是,一切却貌合神离,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到目前这样,真的不知道,总是感到世上有很多东西无法解释,你需要的,或者就是你不需要的,而你一直寻找的,或者就是你早已舍弃掉的。

 

()

 

两天后的婚礼就这亲取消了。

真正的原因是那天发生的事情:小蔓背着我悄悄去医院把我们未出世的孩子打掉了,没有任何理由。当我看见她面容苍白地从手术室里走出时,我开始失控,难对抑制的愤怒。

我用力摇着她的肩头,大声地质问她为什么。

难道仅仅因为一些无病呻吟的陈年往事,就可以不负责任地将我们的孩子杀死吗?这个愚笨的女人,这个变态的女人。

上天把她安排在我身边,让我得到快乐的同时也增加了许多痛苦。回忆起我们刚认识的时候,她像个天使一样,有着伤感的眼神和娇媚的笑容。我们一起散步,聊天,听歌,看电影,一起玩电动游戏,她时而轻嗔浅笑,时而娇嗔如花,一切都是那么好,那么完美。

可是,有时她又真让我觉得害怕,似乎内心里埋伏着一些非常不安定的东西。我怀疑她既是个天使,也是个魔鬼,让我欢喜让我忧,甚至让我沦陷,自愿毁灭。

她常常无缘无故地消失,从我的世界里,猛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再次出现后她的情绪就非常不稳定,常常暴怒,像发疯一样。

为什么,为什么?我一次次绝望地咆哮着问她。她只是摇着头,一边摇头,泪水一边涟涟地流出。

我们第一次爱的结晶就在她这种疯狂中扼杀了,甚至连一个借口也没有,只留给我一张漠然的脸孔。那一刻我的心在滴血。我疼惜她,我又疼惜我自己,我憎自己,同时又憎恨她。

 

()

 

离开小蔓后我一直无法入睡,吃一片安眠药成了每晚看够了天花板后的习惯。

我把她坚持养的狗送人了,因为我无法面对那双眼睛,湿润有光泽,含着饱满的泪水。

它要它的主人,可是我无能为力,我没有办法成全。她养的植物也仿佛有着感应似的,相继衰落,枯萎,死亡,没有一朵可以逃离这样悲惨的轮回。

在这间新房里,在这个我们曾经欢笑嬉闹的床上,我频繁地换着一个个女人。她们有小蔓的美貌和妖娆,甚至有她那美妙的胴体,可以代替她给我的激情,给我欢愉,给我满足。

但是每次事后我都会失声痛哭,因为所有的一切,其实都无法代替某种真实的感觉,缺少的一种温暖,那种我早已习惯的淡然的温暖。

有的时候点支烟,打开CD开始静静地想小蔓,想她的姣好的面容,想她那双美仑美奂的眼睛,想她在我身边散发出的兰花般的气息,心里像被洇透了一样的哀伤。

那一天早上的阳光分外刺眼。当我再次闭上眼睛时,电话响了,很响很响,它让我想起小蔓,除了她,我不知道谁还会给我打电话。这么久以来,我一直索居离群,几乎与世隔绝。

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来。

“乔蔓时未婚妻吗?她涉嫌杀人,已被我们依法拘留,你马上来警方一趟。”电话里是一个陌生的冷峻的声音。

摔门出去时,那首《夏天的风》还在CD里咿咿啦啦地响。

 

()

 

我不知道如何发动的引擎,不知道如何把车子开到公安局,不知道自己当时想到了什么,我唯一知道的,就是在去警局去路上我已经是满面泪水。

但是在警局里我并没看到我朝思暮想的小蔓。

“请你让我见见我的未婚妻好吗?她最近身体不好,一直在家里养病,她不会杀人的,请你们调查清楚……

“你坐下,坐下,别紧张……

我什么都听不进去,我唯一想做的就是救我的小蔓。她18岁那年就和我在一起了。我们就是在那个西班牙风格的酒吧里相识的。那天,小蔓在DJ台上跳舞,疯狂而曼妙,舞姿令我心动,她烈焰红唇,媚如春天。

整整五年。她和我一起吃了不少的苦,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。那时我是个普通的工程设计师,每一个工程她都和东奔西跑,陪我吃泡面。她说她喜欢闻我身上的尘土味,这种味道让她觉得坦然。那个时候我们的日子过的很贫苦、很拮据,但小蔓从未抱怨过半句。

她的泪水和汗水在那段时间是我永生都无法偿还的。如今我如何能放弃她!我的小蔓。泪。这一次我真的明白了在那脸上淌过的是我的泪,我为小蔓流下的泪。

 

()

 

“除了你,她有什么亲人?”

“她父亲!”我感到了自己游离的气息。

“还有吗?还有什么亲人?”

“她父亲!她父亲!她父亲!”我近似癫狂地喊叫着。

“她父亲就是被害人。我说的话你懂吗?”其中一个警察对我说。

我大脑里开始一片空白。在某一刻我痛彻心扉,时间如果可以倒转,我宁愿选择不出现在小蔓的世界里,重新开始一种人生,即使从没爱过,从没恨过,即使只是麻木地生存着。

 

()

 

最后一次见到小蔓是在法庭上。她穿着干净的囚服向我微笑,依然是那么楚楚动人。我含泪向她点头。我突然看见她好象张了张嘴,像要对我说什么,但最后还是闭上了。

我不知道小蔓要对我说什么,她会说什么,她是说她爱我吗?这一切都没有答案,因为小蔓被判了死刑,将永远离我而去。

我回到小蔓的住处整理物品。我要把我们曾经共有的东西全部毁掉,从此在我脑子中抹去那个女人,那个我深爱的女人。这时,在小蔓的枕头下面我看到一封信,熟悉的字体,在信封的正面是我的名字。

陈爵:

     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是否还在这个世上,或许这封信你永远也看不到。请原谅我,亲爱的。我打掉孩子时,就知道你会恨我,但是请你听我讲完这个故事。

      还记得我同你提到的我的母亲吗?18岁那年,父亲把我赶出去那个晚上,因为他的醉酒使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。妈妈在认识父亲之前有一个男朋友,他们从大学开始就一直相恋,就在结婚的前一个月,那个男人死于一场交通事故。妈妈无法面对,精神崩溃的她在和父亲见了一面之后就和他结了婚。9个月之后便有了我。我的出世是在母亲的意料之中,但我身上流淌的血不是父亲给予的。

父亲亲手杀了母亲,在他割断母亲喉咙的最后一刻,他问母亲为什么当初选择和他在一起。母亲微笑着回答:“因为你的眼睛像我爱的人。”18年来,父亲一直折磨着我,他骂我打我,不允许我提到母亲。甚至把我当成了母亲的影子时时地纠缠我,到最后我才知道那叫报复。在这个世间,我替我母亲受了太多的罪。

我平生最爱的一首歌,就是那首《夏天的风》,就是因为在那首歌中,你曾对我说过你爱我。我永远记得你凝视我时眼内含着的万般柔情,我永远记得我们的爱情。但是,我不得不将孩子打掉。因为,因为孩子并不是你的,而是他的,我杀掉的那个人的。

 

摘自《爱人》20056月号第11期  原题为:像夏天的风那么美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